东莞经济律师网 知名律师胡正东竭诚为您服务!
收藏本站
 
联系方式

联系人:胡正东律师
电话:13532690835

传真:0769-23090912

执业机构;广东泰旭律师事务所

地址:东莞市南城区莞太路63号鸿福广场A座21楼A2108室(即新城国际酒店21楼)

邮箱:939135870@qq.com

 939135870

 987103158

新闻详情

学生溺水身亡事故频发,法律责任谁承担?

溺水是造成中小学生意外死亡的第一杀手。缺少成年人看护,加上自身安全意识薄弱,导致未成年人溺水事件多发。那么在这些事件中,相关主体的法律责任是如何认定的呢?近日,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两起起因不同,责任也不同的案例,具有现实警示意义。



案例一:


17岁少年旷课擅入坝首玩耍溺亡


自身及父母担全责


2019年11月15日10时许,初中生小飞(化名)旷课与同学到博白县某镇的一个水库坝首斜坡游玩,后不慎掉入水库溺亡。事发后,小飞的父母将水库的管理单位告上法庭,要求赔偿70多万元。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该案是生命权纠纷,事发时,受害人小飞已经年满17周岁,以其认知能力应知水库水深的危险性,但其忽视各类警告标语,擅自进入坝首斜坡玩耍,最终导致自身溺亡,其行为是造成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应负全部责任。水库的管理方在水库入口处和坝首位置均设置了若干安全警示标志,对事故的发生并无过错;事故发生后,为杜绝此类事故发生,水库管理方对坝首加装铁网,防止他人擅自进入坝首斜坡,已尽到合理的管理义务。一审法院驳回小飞父母的诉讼请求。


因不服一审判决,小飞的父母向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向法院提交证据证明该水库地处热闹街道附近,群众来往水库十分便利;水库管理方允许经营者在水库旁开设农庄、餐饮等休闲娱乐场所,并且大坝斜坡十分陡峭,事故发生时大坝未设置围栏。因此,水库管理中心存对小飞的死亡存在过错,应当在其过错范围内承担50%赔偿责任。


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该案后经审理认为,小飞的父母提交的证据只是反映了案涉水库及周边环境,与事故的发生没有必然的联系。水库并非向公众提供游泳、水上娱乐项目的场所,并不当然负有设置救生设施的法定义务。因此,水库管理方在该案中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本案赔偿责任。小飞的父母作为受害人的监护人,对小飞疏于管理教育,监护不力,且小飞系初中学生,以其受教育程度及认知能力应知道水库坝首斜坡玩耍的危险性,其行为是造成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故应由小飞的父母及小飞本人承担对该案的损害后果。


综上所述,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判决。



案例二:


不识水性以身涉水生悲剧


同伴监护人及水库管理方各担5%的责任


2020年5月31日,星期天,15岁的晓峰(化名)与5个未成年小伙伴一起到北流市某水库游玩。其间,本身就不识水性的晓峰与其中4个小伙伴一起乘坐竹排到水库中,跳入水里游泳。不久,晓峰不见了踪影,几个同伴们寻找无果后自行离开。事发当晚,学校老师发现晓峰没有到校自习,遂将其缺课情况反馈给了家长。


6月2日,校方才得知晓峰与同学一起到水库游玩并溺水的事情,立即告知其父母。当天下午,晓峰尸体在事发水库被打捞上岸。公安机关经调查,排除了晓峰死亡刑事案件情况。


事后,晓峰的父母将水库管理方、学校、与晓峰一起去游玩的5名未成年人及其监护人一起告上法庭,要求赔偿相关的损失。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公安机关的侦查,认定晓峰是在水库溺水死亡。晓峰的父母作为其法定监护人,疏于监管,负有监护不力的责任,晓峰在事故发生时已年满15周岁,根据其年龄、智力状况,应当知道在河流、水库、水塘等水域游泳的危险性,在自己不会游泳也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前提下却无视危险下水,造成自己溺亡的后果,其自身对此存在过错。故其父母的监护不力以及其自身的疏忽是导致其溺水身亡的根本原因,应承担该事故的主要责任。


与晓峰同游玩的5个未成年人是限制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在晓峰进入水里没有动静的第一时间采取了与其年龄、心智相适应的能力范围内的措施施救,他们及其法定代理人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晓峰溺亡事故发生在放假期间,不在学校所能监管到的范畴内,学校平时也已经尽到了对学生的安全教育义务,对晓峰的死亡不存在过错。而水库管理方虽在不特定地方立有警示标志,但巡查管理工作没做到位,应当承担10%的民事赔偿责任,即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亲属处理丧葬事宜误工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78673.55元给晓峰的父母。


一审判决作出后,晓峰父母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其父母认为,晓峰同伴们明知其不会游泳,但未阻止其下水游泳,后发现其溺水,在自行救助无果后,没有及时向周围群众呼救,亦没有报警求助,导致其错失最佳救助时机而溺水死亡。事后晓峰同伴们还共同协商隐瞒晓峰溺水的事实。因此,5人对晓峰的死亡具有过错,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同时,一审判决作出水库管理方承担10%的赔偿责任,明显有失公平。晓峰所就读的中学在知道晓峰溺水后没有及时报告家长,学校亦应对晓峰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


与此同时,水库管理方也提起上诉,认为自己已经设立了警示标志,履行了安全防护职责,不存在任何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根据各方诉辩意见及查明事实,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从法律角度而言,与晓峰一同到水库游玩的5名未成年人虽没有法定救助义务,但仍应尽到呼救的义务,且事发后,5人共同商议对策隐瞒晓峰已经溺水的事实,误导了晓峰父母和学校老师,在接受公安机关询问时,亦对晓峰溺水的具体细节进行虚假陈述,扩大了其父母的精神痛苦。法院酌情确定这5人的监护人各自负担5%的赔偿责任,分别应赔偿晓峰的父母各项损失合计39336.78元。水库管理方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当对此事承担5%的责任。晓峰本人在不会游泳的情况下自行下水及监护人监护不力是导致其溺水身亡的根本原因,应负一定的责任。学校则无须担责。


综上所述,二审法院作出了5名同游玩伙伴的监护人对晓峰死亡产生的损失各承担5%的民事赔偿责任,水库管理方亦需承担5%的责任,学校无须承担责任的判决。


每一起未成年人溺水悲剧的发生,都向社会敲响了警钟。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增强监护人的法律职责,增强户外安全保护意识,教育引导学生远离危险水域,不要私自下水,不要贸然盲目施救。


(转载时略有改动)